1/10/2015

我不是在泡溫泉,就是在泡溫泉的路上

猜猜看這次的關鍵字是什麼?

12/28/2014

因為愛情| The Disappearance Of Eleanor Rigby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28DDWOBwn3Y&index=1&list=PLEm2FhOVUSVc96cii7JDaZcgWknygvM2v

11/17/2013

FFX為什麼是神作,又為什麼是我的最後一款FF遊戲?

比起王菲唱的Eyes on me,這才是我心目中真正永誌難忘的FF神曲

11/15/2013

11/05/2013

【臉書】伴侶、家屬制度


  • 多元成家草案中的「伴侶」跟「家屬」根本就是有問題的惡草案,卻躲在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正當需求的背後。就算反它又有什麼不對?說大家誤解這三份草案,但看完全文,想到未來可能會有巨大的行政成本來做這種蠢事,你能不反嗎?
     ·  · 取消追蹤 · 
    • 6 個人都說讚。
    • 薛康康 不懂 = = 最近法案是否有意見分歧
    • Xi Chen 想知道"伴侶"跟"家屬"的問題出在哪裡!!!! (舉手
    • Xi Chen 喔喔喔我有找到相關討論了,大概了解,不過還是想聽聽看Zoe的意見
    • Zoe H Chang 簡單說就是沒有必要又很蠢。
    • Zoe H Chang 只是為了自爽而浪費大家的行政成本。
    • Xi Chen 我想知道為什麼耶...@@ (你知道的我只是一般愚民,沒有法律的專業背景訓練,遇到很多盲點會看不破XD")
    • Zoe H Chang 很難三言兩語講完耶,我先去吃飯了~XD
    • Zoe H Chang 吃飯回來了。這不是法律的問題(而已),「伴侶」跟「家屬」草案算是同一件概念的兩個執行面相,很遺憾的就草案看起來其實完全落實了保守團體指稱的「毀家廢婚」-家庭不再靠血緣跟婚姻構成,這跟部分國家已經實施的同性戀婚姻合法化完全不是同一件事情的原因是,即便是同性戀婚姻,也是建立在承認婚姻的定義是「兩個獨立個體以互相忠誠、扶持、永久生活為前提下互相承認能夠對彼此負責」,而婚姻中產生的子女、父母關係,延伸可構成家庭。「伴侶」跟「家屬」草案的存在目的與本質其實就是為了破壞婚姻跟家庭的重要性,從而將其他可能對於某些人來說非常重要的「不是婚姻、不是血緣」的關係,提升到等同於婚姻、等同於家庭的層次。不可否認,對於某些人來說,這種不屬於傳統婚姻、家庭範疇的人與人關係可能非常重要,但是問題是如果把這一切人際關係都提到婚姻跟家庭的層次,賦予法律上一樣的地位(更別提若真的通過了還有多少成千上萬的法條要連動修改),除了改動的當下可能很愉快之外,其實只是稀釋了婚姻跟家庭的重要性,久而久之,一切人際之間的結合都會變得「一樣不重要」。這就像是如果課文每一個字都被用螢光筆劃重點,整本書就會變回跟沒劃時一樣沒重點。所以如果不是提出這個草案的人思想過於幼稚,就是他們的目的真的是毀家廢婚,他們必然可以達到這樣的效果(此外,這並不是不能主張的目的,只是要有種說出來,不要在那裡怕人講)。如果只是爭取手術同意書、遺產繼承之類的保障,其實有很多別的更簡單更實際的作法可以做,所以我只能認為,「伴侶」跟「家屬」草案是毫無意義的意氣之爭。
      13 小時前 ·  · 10
    • Xi Chen 了解了!!!!!!!! 非常感謝><
    • 鄭智中 法律上承認的,常常不只是名詞而已。像是遺產,手術同意,這種俱法律效力的東西,沒有法律承認就和陌生人沒有什麼不同。
      所以爭取法律上承認是很重要的。
      10小時前 · 已編輯 ·  · 2
    • Zoe H Chang 本來就有「遺贈」這件事情喔。
    • 奉君山 你有考過保險執照嗎?考過的話,你就會知道你嘴巴上說的本來就有遺贈等等,實際上是怎麼樣被婚姻制度給完全壟斷。而,別好笑了,伴侶制度甚至還有一對一原則,哪來的一切人際關係的結合都變得一樣不重要?你說的整本課本都被螢光筆畫滿的狀況,只有在「每個人都盡可能地與每個人透過家屬制度(不能透過伴侶制度)建立法律關係」的情況下才會變成現實。但你覺得這個情況會比「人們可以透過家屬制度和自己珍惜的幾個人建立法律關係」這個狀況來的有現實感嗎?
      真不知道這種對於「關係在法律制度上的其他選項」的恐慌到底是怎麼回事?
      10小時前 ·  · 1
    • Zoe H Chang 樓上的看法我理解也尊重,但是事實上任何一項法律要通過,不僅有其成本的考量,同樣也有法感情的問題。您現在是以您的法感情(支持草案)來質疑我的法感情(反對草案),也就是您覺得社會有這樣的草案會更好,但我覺得並不會。遺產、手術同意書、賦稅等等實際層面上可能不夠平等的問題,我不認為必須透過對於民法中基本的構成要素的顛覆才能做到平等,個該法條本身可以修改,而不需經過擴充家庭的定義。我必須再說一次:「無論是不是顛覆的立場,都不是不能主張的。」我的論點就是,當主張這樣的問題時,不應該假裝他一點都不顛覆,反而應該正視其基進、顛覆的本質,並且更加認真的說服其他人,並不應該輕易的將反對的人都歸因於「恐懼」,畢竟我曾經是支持伴侶盟的,是草案本身的問題以及部分草案支持者不願意好好解釋跟溝通反而只是上綱上線的指控反對者的態度,才讓我打消了支持的念頭。我願意被說服改變我的想法,事實上我也在等待有人給我這樣的訊息,但現階段這個草案跟顯然還不存在的配套,顯然並沒法讓我被說服。
      10小時前 ·  · 2
    • Zoe H Chang 另外,其實我的另一個擔憂反而正好跟樓上質疑的點有關:「法律定了必須要有人用才行。」事實上,如果不是為了所有人都有機會使用「伴侶」、「家屬」草案,為什麼要花費這麼多的成本去做呢?如果這個法案通過了,按照法治國家的基本概念,理論上前提就是表示有超過半數的人民覺得這個草案「實用」、「良好」、「正確」吧?那麼期待他們通通都去用,不是才是正常的嗎?我覺得最不能理解的,就是許多草案支持者,覺得用這種茲事體大的民法變革,來純粹支持一個連他們自己也不相信有多少人會去實踐的想法,是ok的。(以上這一段是我作為納稅人跟相信法治跟民主的國民的發言)如果婚姻跟家庭真的這麼不重要,那麼應該推動的不應該是模仿這個概念而產生的「伴侶」、「家屬」制度,而是應該推動手術、保險、遺產與婚姻跟家庭脫勾才對,怎麼會是疊床架屋的去搞出一些很像的東西呢?(以上這一段是我作為女性主義者的發言)
      9小時前 ·  · 2
    • 奉君山 一個基進的論點是,國家或者法律的手,應該從親密關係這樣的私領域撤出。也就是說,完全回歸人與人之間的契約自由。但我(一個社群共和主義者)不同意這種改革途徑,一是這完全忽視我們這個社會既有的制度(婚姻),太過基進;二是這會讓社會失去一個討論、凝聚新共善,讓社會集體意識向前走的機會;三是完全訴諸契約自由的新自由主義傾向,伴隨著道德風險。最其碼我個人沒有要扮豬吃老虎,假裝這一切並不基進的意思。但可能因為對我來說,有意義的爭議發生在更基進的戰線(契約自由/更多元的家庭定義),所以難免顯得太不大驚小怪。
      2小時前 ·  · 1
    • 奉君山 至於你說的法治國家中對制度的需求應該以多數人需求為前提,我無法認同。若此前提為真,母語教育的正當性也同時會被取消。伴侶和家屬制度,反映和滿足的是共同體成員需求的多元性,對我來說,在這個意義下的多數才有意義。(但這是個政治哲學上的問題,要談可以,我只是先說明我的立場)

      而如果你問我這樣的制度是不是我需要的,我會說是,斬釘截鐵。希望你不要跟我說,你覺得這樣的制度不是我需要的,我需要的是社會的接納和尊重。
      2小時前 ·  · 2
    • 奉君山 不過說真的,我本人的需求和意願是一回事,如果今天要我在「三法全被推翻」和「切割伴侶、家屬制度,換取同性婚姻」之間二選一的話,我會選擇後者。我唯一的期盼只有,不要被同志倒打一耙。這事情幾年前我就經歷過了。
      2小時前 ·  · 1
    • 奉君山 用手機打字,同時在工作,發言斷續請見諒。有件事真的很想請教的是,你從一開始說「久而久之,所有的人際關係都會變得一樣重要/不重要」,到後來還是把「如果真的覺得婚姻、家庭那麼不重要」的帽子扣在伴侶、家屬制度的擁護者(比方我)頭上。到底是為什麼呀?